浅谈书法艺术
发布时间:2015-04-19 12:48 | 编辑:admin | 来源: 未知
浅谈书法艺术 ------ 兼议一些所知历来文人墨客的弊病 <一>

   泱泱中华民族,有着上下五千多年的辉煌文明历史."自从盘古开天地,三皇五帝到如今."历来人们一直是依椐这个传说去看中华民族的.虽然考古学者已考究出,远离迄今数百万年的元谋人,五十万年的山顶洞人......等.但只有三千六百多年前的商代,才是有椐可查的奴隶制王国.也就是说商代时期是已有了真正的文字产生.它们是人们契刻在兽骨上,龟甲上的最早文挡.自发现以来,我们一直称之谓"甲骨文".至于是否苍颉所造?这也只能是传说而已.可这二万多片骨甲上留存的四千多个文字,真能认识的,也只有一千七百多字.不知为什么还是日本国学者岛本男博土,为我们精心研究,归纳出一百六四个甲骨文部首来.同仁们应该感到日本学者的可敬!
   "劳动创造了历史."虽然是劳动创造了世界,也是劳动带给人类各种物质上和精神上的可贵财富,并积累了丰富的生存经验,一步步推动了社会的不断发展和前进.但这只是有了人类这个群体后,每个人为了生存下去所必须要做到的先决因素,人都要靠自已的各种辛勤劳动去获取生存的条件.曰子一天天过下去,事物一样样增添.更新.社会也就前进了,情形也不断的变化了.每个人都在尽力想用各种办法.去记录下各人和先人的各种生存经验.整个世界随着进步的先后,就产生了各种不同的记录方法.这样就形成了不同的民族有着各自不同的文字和记载.而这些创.学文字的群体,即是专门用脑劳动生存的人群,也就是文化劳动求生的群体.每一个统治者,不管是部落首领也好,王者亦好,直至皇帝亦好.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,都任用了这些肯用脑子,靠用脑子劳动生存的人.随着几千年的慢慢过去,一个文人学者的圈子,就这样逐步地形成.发展到现在.
   中华民族按照目前的出土文物状况及专业考古学者的研究来看,从河南古殷墟出土的.契刻在兽骨和甲壳上的文字,是中国最早的记载文字.而书法这门艺术是继甲骨.金.石.简.帛......直至春秋战国时期发明了书写工具毛笔后,逐步发展.成熟而形成的一门学科.迄今约二千三百多年的时日.它聚集着无数先人的毕生心血和精力.一步步地逾趋成熟.完美.它给人以一种美的享受和强烈的艺术感受.也鼓舞人们去奋发地继承它.光大它, 
纵观历代书法名家留下的可贵资料中,我们可以看到三千多年前商代的甲骨文,那时候的文字还

 是以象形.指事.会意.形声.为主.记录的也只是一些占卜之事.故还处于稚嫩的初级阶段.到商后期及周代盛起的金文,<大约在公元前十一世纪中叶到公元前七二二年.>和春秋战国时期诸侯各国使用的各种大篆,<指公元前七二二年到公元前二二一年>这些金文和大篆<即籀文>就使得汉字很成熟了,它们的铸刻和书写均无统一的大小比例,纵横排列也没有一定的规范,所以它们的美,是一种古拙而老辣的美.我们可以从古鼎石鼓上,较完整的了解认识创于三千多年前的金石文字.秦始皇一统中国后,又统一了原使用于各诸侯国的文字及度量衡,我们习惯把统一后的文字叫小篆,据说由宰相李斯致力于此事,我们可以从泰山刻石和会稽山刻石中看到小篆的真正神韵。

 刘邦推翻秦朝的统治,建立 大汉皇朝后,又开创了隶.草二种书体,可从宋代拓印的"淳化阁帖"中看到汉.张芝等先贤所留下的草书原本面目,草书使得汉字书写更为方便,简练.更富有艺术的感染力.
晋代王氏父子的行草书,又是继篆隶草后的新兴书体.以目前看王氏父子的行.草书,均有柔润娇媚的美.在书法史上占着一定的鲜明地位.
   大唐帝国建立后,亦重振书道新河,诸,颜.柳.欧.等先贤的书体,是从有骨有肉中显露着苍劲齐正的中国方块字.怪不得在唐高宗时,竟有人数多达五百人的遣唐日本使团,前来中国学习各种技艺.当然亦包括书法艺术在内,那时候日本国"三迹.三笔"中亦有几位是遣唐使团的人员.这些艺术瑰室,是我们后代永远的楷模,不朽的法帖.是有生命力的丰碑。张旭,怀素.却又走了一条书法艺术中"狂草"先驱者的道路.他们的草书艺术,是动如脱兔,静如劲松.该飞白处,笔笔伫重而老辣.该潇洒处,又是盘龙走蛇,淋漓尽至.你去说是"颠"也好,"狂"亦好.他们的确使得中国文字更具无限的魅力,更有旺盛的生命力.我们从张旭"古诗四帖"和怀素之"自序帖"中去细细领会吧!它使得每一个中国人都能体会到学无止境.学海无涯的道理.要攀登书法这座艺术殿堂,则必须要具备各个方面的学识和见地.养成自已良好的书法,文学上的综合艺术素质.虽然是人无完人,但对步入这条道路的人来说,真正理解书法艺术的内涵和体现它们,是每个同仁最基本的信条.也是必须要通过的一条途径. 
   之后的一些朝代,都聚集了很多书法贤明的巨家.五代之杨凝式.宋代之苏轼.米芾.黄庭坚.元代之赵孟富.鲜于枢.倪赞.明代之祝允明.文征明.俞和.担当.陈谜儒.徐渭,董其昌.王宠.清代之王铎.傅山.黄慎.邓石如......他们都给子孙留下了可圈可点的墨宝,也给同仁们留下了许多可歌可泣的灿烂故事.

在我几十年的经历中,发现在书画这个圈子里.有些问题是非常捉模不透的,有时就不敢去想.可是人总得活下去,带着这些疑问活着,不是太辛苦了吧!孔老夫子言:"学而不思则罔,思而不学则殆."还是把这些疑难事提出来和大家共同探讨的好!
我自小还有一个坏习惯,即既爱看书又爱听书.<听书.指评弹一类>记得还是六岁光景,我会天天一放下晚饭碗就急着往小书场跑,千万不能错过听"说因果."<一种流传于江南亠带的民问说唱,亦叫”小书”>反正那时候脑子里已经装下了许多的民间传说,装下了很多才子佳人,忠孝奸恶,行侠仗义.时间一长,人也长了,思考的事也会多了.看一些事也比较全面了.大约在十岁左右吧!我的毛笔字,也钩是钩.捺是捺,象模象样的了.一次我看见一个漆工在给店面写招牌,漆刷几挥后,再用小笔修正几下,一行十足颜鲁公体的店招牌就完工了.但绝不是有些先生说的:"民间书法"模样.一旁有二位文气挺足的观者却在低声私语.隐约之意是"可惜其只是一个书匠".当时我很是反感,人家一个工人,为生存计,虽然可能文化低一点,但做工填口,苦练了如此一手好字,你还有什么可挑剔的呢?等我长大了,也知道了在文人墨客这个圈子中有着许多忌讳和不平等,这是数千年遗留下的弊端.这个圈子就是要论资排辈,就是要权.名.为上.那怕李白杜甫这样的人物,也要挖空心思地写些诗,文的.去讨好.应酬,"这位尚书.那位待郎的."否则你连门槛都进不去,不要说坐下喝盅茶的了.这正是看似道貌岸然,实质却小肠鸡肚,他们心中想的是什么呢?可知道"长江后浪推前浪,青出于兰,而胜于兰"的简单道理.怪不得唐代大文学家.大哲学家.韩愈先生也若有所思的写出了"马说"这篇烩炙人口的杂文来.此地选摘马说一段如下"世有伯乐,然后有千里马.千里马常有,而伯乐不常有.故虽有名马,只辱于奴隶人之手,骈死于糟枥之间,不以千里称也."
   "人无完人".人的一生与宇宙.大地相比是太短暂了.能有恒心毅力去从事某项自已心爱的工作,就不可以说其"有愧于此生了"怕只怕有些人是口不应心.说的跟做的却是两股道上跑的车.你能不能和上面例举的先贤们一样,刻苦地真正把笔墨功夫去练好,做一个无疑异的书家.如日本国之"三迹.三笔",他们是都在一千多年前就享有盛誉的,日本国的中国字书法家,他们在正.行.草.诸体中均有极高的造脂.有些还是连我们本国许多书家都难以超越的,大家去想想.这些发生在唐时代的外国友人的作为吧!那怕在现在,这些友人还在勤奋地苦研书法艺术.不是传说在中日友好重新恢复时期,有日本友人就言及:"中国书坛是人才凋零,后继无人!"当时那苦难的年头,也亏了有林散之先生,李骆公先生等人.才撑了中国书坛的门面.真正复苏了死气沉沉的中华书坛.促使中国重新创立了"中国书法家协会".二十多年来中华大地是日新月异,百废俱兴.大地上的人们,也是在踏踏实实的工作着.生活着.可是就有一些先生,就象俗话说的:"吃饱了没事做"一样,专门搞些无聊的东西, 有些事大约就是遗传的"文人相轻,文人相争"的陋习在作崇吧!
     真实每个人,都有自已的世界观,也保有着各人的思想.而在艺术上会更明确地反应出来.就象生活中常有的情况一样,我喜欢吃大鱼大肉家庭菜,他却喜欢炒炒瀑爆的饭庄莱.这就叫各有所好,一定要把自已的意志去强加他人,这是行不通的死路,是失却君子风范的行止.”温让恭谦”,是我们民族优秀文明的又一项标志.这么好的风尚,希望众多同仁,大家都不要随便把它们轻易地给舍弃了.
然而有些人的行为是做得过火了,是超出了道德准则范围的.尤其会影响了国誉的 .我们就必须要堵止它.清.龚自珍在<明良论二>中为我们指出:"士皆知耻,国家永无耻矣;士不知耻,为国之大耻."大家都应该仔细的去领会这段良言.为什么这样讲呢?因为在出国留学潮,风靡中国大地的时候,有些先生己经把国内一些所谓”书家”的劣品带到国外送人了,有些还是很有名头.地位的人物.说它们是草率之笔吧!可是”书法家”再不经意的作品,也不见得会被国外的文人都塞到床下当垃圾.但"中国书法写得太差了!"这句话,却太伤我们中国人的心了.不知同仁们有何感想?(见于2003年”书法”第2期<王岳川教授访谈录>)故尔书家的名号,要当之无愧的话,你是最大的学者也好,最高的行政长官也好,如果你没有使用笔墨的真正功夫,没有领会书法艺术的真正内涵,那么你只能是个学者或当权者.何必去出乖露丑呢!
    这也是中国书画艺术,这个文人圈 中的一大弊病.以名气大小,地位高低,去取人.这又违反了祖先的古训.唐.吴兢,在<贞观政要>中指出:"为政之要,惟在得人,用非其才,必难致治."这在艺术上亦然如此,有些先生就是,既要名和地位,又想着钱,总之名利双收是历来如此的.我顺便提一下自己所遇到的二件事.它能说明一些问题,更可以看清楚人的确实修养.
记得在二00一年的一天,我突然会心血来潮,以晚辈向长者汇报的形式,<的确他是我父辈的年纪了.>反映自已的一些具体想法和创作思路.虔诚地写信给在书协居于高位的小同乡.可是直至今天还未收到其的只字片言.也许他是太忙于大事了,连这么"小"的礼仪道德事情也会忘了.是否真如汉朝桓宽所言及的:"任大者思远,思远者忘近."的道理呢?这虽然是指为政,可用在此亦为"恰当"吗?但是一个人如果连最起码的道德准则都会忘却了,那么他还有什么可炫耀的呢?请记着!连毛泽东主席这位属世伟人.都会在万忙中.为一个数十岁的小王刚,认真而衷恳地写过言重心长的回信.这才是一个人.人品和道德的最好显露,
   这不竞使我对书协的有些事惰,会产生出由衷的疑虑.我从第八届中青获奖展中,看到了一些怪现象,有些作品,以幼稚的笔墨功夫,书写着四不象似的毛笔字.或光追求还未入门的用笔方法,用破笔胡乱一涂,去当作精纯的飞白笔意,真是无根基就想飞,除了怪异还是怪异.看了这情景的同仁们,心里是均会发冷的.在这里我向嘉树先生致意,你在<我们面对着什么样的展览>一文中,正是运用了既贴切.又有力度的评论.讲述了我们想要说出的心声,虽然有点激烈.但我是十分心仪的,望能又添好友.
    还算好"首届少年儿童书法大赛"的获奖小朋友们,又点燃了我心中快熄灭的火焰.看到这些十岁上下少年的作品,能不让人欢欣鼓舞吗!"山穷水尽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".小朋友的作品给大家带来了希望,也给整个书画圈子,融入了暖和的一缕阳光.虽然他们在笔墨上还欠一点儿功力.还有些稚嫩.但他们在意境上己很不容易的了.随着年月的增长,他们会愈趋成熟老辣的.在此多感谢他们和他们的师长.由衷的说声:谢谢了!
   也望自以为高不可攀的年长小同乡能够明了这一点,这些才是真正的书法艺术作品.请千万不要再把观点放在固步自封,闭门造车的绝地中去.要知道”这山更比那山高,安知还有山更高.”的自然法则,美和丑是任何一位平民百姓都能分辨出来的.
第二件事是发生在二00二年的下半年,因各种持殊的原因,推迟了我和丁伯奎教授的联系.当我第一封信和电话联系上后,丁教授是一点也无什么"臭架子".反尔是热情洋溢,持重而谦虚地给了我很衷恳的指导.还回寄作品二件以予观摩.这才是真正的文人雅士的风貌.我俩之间的"一笔师"惰缘,也更情真意笃了.人生难得一知已,愿我们的情缘万古长青,同鉴日月!
   更祝愿我们能自由飞翔在书画艺术的广阔兰天里.不知同仁们有没有注意到<书法>刊物二00二年第十一期中,刊登的"第一届全日本代表书法家作品展选".人家也是搞书法的,看来日本书家是在用心写字,用心做事的.他们的字里行间,绝无半点别出心裁的怪奇偏颇.尤其从所见的几幅大篆作品中,我们可以看到外国友人对书法艺术的挚爱之心,其中高桥祥云先生的"墨痕灿"三字,就更能见识到外国学者对书法艺术的真正追求和向往了,希望全国的书画同仁们,能更脚踏实地,下点勤奋的苦功夫,不要沉迷在名.利的角逐中.专门用尽各种伎俩,追求光亮一时的虚名利,千方百计削尖着脑袋.寻思着有书法艺术的捷径,其实这是在进行着水中捞月的游戏,是不能长久的.亦会被国内.外的同好所不齿的.让我们能从先贤们的范例中,获取正确的营养,使自己的脚步迈得更加扎实稳固.使自己不会被年代和历史的車轮所抛弃,
   最后我想谈一下,文人墨客,书匠,以及碑.帖方面的内涵.众所周知,文人墨客是指有一定的知识和修养的群体,绝不象皇帝一样,只一人高高在上,孤家寡人.他们有的是功成名就,身居庙堂高位,有的却嫌烦杂,劳顿,不愿为三斗米折腰.因此大致上还可分官僚文人墨客和闲散文人墨客<或许他们还有其他称呼,如隐逸者,江南四才子,杨州八怪等等.>他们一个以白居易.范仲淹等为代表.一个则以陶渊明.严子陵,唐伯虎等为代表.一种是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,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,是进也忧愁,退亦忧虑.一种是采菊东篱下,悠然上南山.谈笑有鸿儒,往来无白丁.看来文人到底是文人,他的性情高洁,素质清雅.但不乏也有奸狞小人之辈和趋势附权的庸才,他们都好舞文弄墨,给子孙留下了多少不朽的诗章和文篇.也留下了众多可贵的画卷及墨宝.这些都是我们后辈永远能借鉴的经典.
   但还有很大一部分读书人,他们因命运不羁或因家计贫苦所迫,不得不缀学,而罢取功名之心,可是他们还是有着欢喜舞文弄墨的文人习性,故而按各自的资质.有的成为作家,最著名的要数山东淄川之蒲松龄先贤了.还有人为生活计,当起权贵的幕宾.书记等,淅江之徐文长即是有名的一个.或者摆摊为人写信.立契之类的事.<他们亦为了生存计>更有甚者会演变成漆工,石工等.-------上面提到的,被人称为书匠的漆工,即是无锡较为有名的王季鹤老先生.这种类型的人,从古时候起即是很多.很广,因被历来的要名.要权的文人墨客看不起,而冠上"书匠.书奴"这个称号,孰不知自己所爱临摹的很多碑帖,都是出于他们之手.故自古就有"临碑是在向石匠学写字"的说法.的确是如此,这些有真才实学的手工匠人,能把有欠缺.有破绽的名家作品,修变得更十分完美和亮丽,也有些根基平庸的匠人,也能把真正的上好作品,弄得不堪入目.令人嗤之以鼻.故请同仁们千万不要看不起他们,而要从心底里面去尊重他们,更不能称他们为"书匠,书奴".他们只因为无名,无权,又无钱的原由.而被一些人鄙视.遗弃,他们其实也曾为人类,留下了很多可贵的.美好的艺术瑰宝.只因为他们无名,无位,而碌碌一生,故流传为经典的是少之又少.也就更谈不上利了,天意弄人!历代来书画界,的确被湮没了多少这样的人才呢?要知道这一类文人数量是巨大的,想想历来传世炫耀的石碑刻,木雕刻的来历吧!.均不是出自他们的鬼斧神工之手吗?文人相轻的陋习是再要不得了.还有许多要说的话,只要众位不厌噜唆,而且有兴致.我会在浅谈书法艺术<二>中为各位同仁细细详道.
  暂时为同仁们叙述了这些,我对书法艺术的浅陋想法和看法.有些表达不周到的地方,望大家多加体谅和指正.俗话说:"山不转,水转."有缘的,还有可能会相逢,会相聚,但愿有心人终成眷属,但愿书法艺术之花,青春永葆!

邓健生落稿于2005.6.25


(合作机构)镇江焦山碑刻博物馆 | 书画名家联盟——基于互联网平台的民间艺术团体
工信部备案/许可证号:皖ICP备 15000217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