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建邦专栏:《欧斋墨缘》琐屑
发布时间:2015-04-20 16:06 | 编辑:admin | 来源: 石建邦专栏

《欧斋墨缘》琐屑

 

石建邦(著名艺术评论家、书画名家联盟顾问)

 

我对碑帖虽是门外汉,但听说故宫正在举办《欧斋墨缘》院藏萧山朱氏碑帖展览,我还是冒着雾霾,特地北上参观。

 

时下人们似乎只知文物大家朱家溍,其实他父亲朱文钧(1882 - 1937,字幼平,号翼盦)才是民国屈指可数的收藏大家,尤其他的碑帖收藏,称誉海内,构成故宫收藏的一大特色。启功说:“近代石墨之藏,无或逾此,完且美也。”

 

古玩行俗称碑帖为“黑老虎”,言下之意,这玩意儿搞不好是要咬人的,对藏家的历史考据等多方面的素养要求很高。曾经,碑帖的地位很高,清代、民国年间,一部宋拓的善本,常常不比一张宋画便宜。

 

进入展厅一层,首先看到的是《石鼓文》、《泰山刻石》、《天发神谶碑》、《张迁碑》、《史晨碑》、《乙瑛碑》、《礼器碑》和《曹全碑》等秦汉刻石拓本册页。即使隔着玻璃柜,也能感触这些拓本神光焕发,精彩熠熠。《泰山刻石》和《张迁碑》笔者数年前曾在山东泰山岱庙有幸获睹原石。前者原石已仅剩十字,漫漶不清,而此明拓尚存廿九字,流传稀少,曾经孙星衍收藏,李文田署签。后者原石虽尚全,但翼盦此拓为明初拓本,“东里润色”四字完好,是绝难得的珍品。《史晨碑》、《乙瑛碑》、《礼器碑》三碑原石,当年也在山东曲阜寓目,此次又见明拓佳本,幸何如之。

 

1932年,翼盦先生变卖名画,凑齐五千大洋,从庆云堂张彦生手中买到宋拓欧阳询《九成宫醴泉铭》,欣喜若狂,爱护如头目。不但从此更换斋名为“欧斋”,更于翌年夏在拓本前工楷界栏长跋,详述是拓收藏始末,版本优劣,洋洋数千言,达七开之多。一个多月后,请高手装池完竣,老人意犹未尽,特作《题北宋拓九成宫醴泉铭绝句十首(九、十两首记装潢)》,以纪盛事。此外,翼盦更亲笔书写签条:“唐拓九成宫醴泉铭海内第一本”,下注:“重字不损,朱氏秘玩无上上品”小字两行,尤见老人对此名拓的珍爱。这件稀世剧迹,放在二楼展柜的起手显要位置,自是清辉静穆,气象庄严。

 

一时之间,翼盦大集欧书,先后又获得南宋拓《九成宫醴泉铭》,曾经汪退谷、孔广陶、潘正炜等名家递藏,题跋累累,以及明拓松麟馆旧藏、麟游未凿本《九成宫》。至于其斋中欧书宋拓《皇甫诞碑》和南宋拓《温彦博碑》,则同样是铭心绝品,赏心悦目。

 

忍不住啰嗦几句,据张彦生自述,其一生经手或经眼宋拓欧书《九成宫》无虑二十余本。张当年还卖了一本《九成宫》给上海大藏家龚心钊,也是宋拓,现藏上海图书馆。龚为此本花费六千大洋,因手头拮据,先付一半,余款立下字据,约定明年付清。故宫还有一本宋拓《九成宫》(李本),系张新中国后捐献。关于朱、张两本优劣,虽然朱家溍先生曾撰《碑版鉴问题举例》一文,力辩其先君藏本应早于张氏藏本,但专家们从马子云、王壮弘到仲威等,似乎均认定“李本”为世间最早拓本。日前,当年王壮弘同事,著名书画碑帖专家马成名先生自美回沪,他也刚刚看过此展,谈及《九成宫》,马先生也持此说。孰是孰非,我不敢置喙。

 

二楼还有《智永千字文》、《集王圣教序》、《大唐中兴颂》、《李玄静碑》,《绛帖》、《孙过庭书谱》、《春草堂兰亭手卷》等展品,琳琅满目,如行山阴道上,目不暇接。马先生说他此次看到《新集金刚经七译本》唐刻孤本,尤其印象深刻,感慨系之。要说最令我叹为观止的藏品,则非那本宋拓《李思训碑》莫属,以至于当我送走同观者曾先生、高先生之后,还要忍不住折回去再用眼睛去"抚摸"一遍。就在九月中,我于长沙岳麓书院得观李北海《麓山寺碑》原石,几天后又在广东肇庆七星岩景区邂逅其《端州石室记》,不意今日又在故宫看到如此煊赫名迹,吾与北海也算有缘。

 

翼盦先生是真藏家,绝大多数藏品均有其亲笔题识,文辞凝炼隽雅,书法遒丽俊美。题跋中,除考订史实及版本异同之外,更且议论风生,抒发鉴赏心得,经常还将自己的喜怒哀乐顺势带出,寥寥数语,引人入胜。南宋本《九成宫》后,翼盦有三次长跋,首跋后云:“癸酉(1933年)清明,小雨微寒,杏花已含萼欲吐,晡后醣晴,坐南轩书此。”欢悦之情,跃然纸上。《唐李孝同碑》册后,他于1932年一跋再跋,前后五次之多,首跋洋洋洒洒,末云:“倭寇甚亟,胸无好怀,文字具劣”。半年后三跋末尾又说:“七月初九日,溽暑乍退,凉雨终日,亦病中之一适耳,因信笔书此。”宋拓《智永千字文》中有翼盦所作“北宋‘敬’字缺笔本智永千文校勘志略”笔记一则,末云:“时(1935年)润女亡已百日矣,感痛何已!”朱家润是他唯一的女儿,不幸早夭,读来令人鼻酸。甚至,碑帖是他希冀战胜疾病的一剂良药,明翻刻本《新集金刚经七译本》后跋:“昔程穆倩得唐刻此经,宿疾顿愈,……今予得此本(指唐石本云),适值久病之后,岂亦佛力渐被,有以致之欤?”并扶病于册首恭书《心经》一通……。总之,碑帖中寄托了他无限的精神慰藉。

 

此外,他对藏品又爱护备至,册页等件大多定做布套包袱,并亲书题耑,甚至还在布套一侧写明名称,工工整整,以俾庋藏检阅。品相不佳的更请高手重新装潢修整,不惜重金。如《麻姑仙坛记》拓本,购价三百元,裱工则花了四十二元,这一价钱可以在当时买一本不错的明拓了。《兴善寺三藏和尚碑》,三十元购于富华阁,裱工则花去十二元。那本明拓本《武陵帖》,他从富华阁买来仅十二元,裱工却花了十元。

 

奇怪,在号称“收藏盛世”的今天,我们要找到这样一位有品位、有学养的藏家,很难!

 

2014年11月16日,改定于苏州盘门吴宫大酒店旅次

(合作机构)镇江焦山碑刻博物馆 | 书画名家联盟——基于互联网平台的民间艺术团体
工信部备案/许可证号:皖ICP备 15000217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