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建邦专栏:“假画也是一种档次”
发布时间:2015-04-20 16:06 | 编辑:admin | 来源: 石建邦专栏

“假画也是一种档次”

 

石建邦(著名艺术评论家、书画名家联盟顾问)

 

苏富比春拍,画家祁老师在微博上“打假”,声明里面的某油画拍品是假画一枚,并非本人真迹。孰料没有几天,老祁又突然“逆袭”,称自己记忆有误,现在“想起来了”,该作品系真迹无疑。如此反复,让人一头雾水,做他的藏家情何以堪。实在说来,这种现象并非个别,段老师、范老师们好象都犯过诸如此类的“闪失”,有的为此甚至还遭受过藏家的“拳脚相加”。

 

还是老辈人有涵养。据明代何良俊《四友斋丛说》记载,画家文徵明对自己的作品包括他人的收藏鉴定起来非常“随便”。“凡吴中收藏书画之家,有以书画求先生鉴定者,虽赝物,先生必曰此真迹也。”有人问他为什么要这样?他说,凡是买书画的人家都是很富裕的,现在要“贫而卖物”,肯定有不得已处,甚至等着买米糊口。因为我的一句话,就有可能让他全家受困。“我欲取一时之名,而使人举家受困,我何忍焉?”老先生到底宅心仁厚,真是人情之语。还有人拿他的假画请他题跋,他也随手书与,略无难色。

 

吴昌硕也很有雅量。画贩子拿了一幅画请他鉴定,吴缶老批阅之余,即断为真迹。老朋友况蕙风在旁边看不过去,插嘴说这幅画上落款把“安吉”写成“安杏”,怎么会是真的?缶老笑曰:“我老矣,错写时有之。”等画贩子走了,缶老才对况说:“我也明知其伪,但贾人恃贩卖为生,姑不说穿。如此他可以赚钱度日,于彼有益,于我无损,何乐而不为?”(事见郑逸梅《艺林散叶续编》及陈巨来《安持人物琐忆》)

 

海上画家程十发,诙谐幽默,更且宽宏大度。上世纪八十年代,艺术市场还没有那么繁荣,只有发老的书画是硬通货,海内外争购不断。有书画朋友和他打招呼,最近手头不方便,想借他的大名做几张画换几钿用用。发老一口答应,说是应该帮衬。只是后来看到有学生做他的画实在太多了,发老才叫人委婉转告,“可以了”。据说又有臂大拳粗的书画掮客,登门求鉴定,发老打开画作一看,并非真迹。这位大老粗当即跪下,一把鼻涕一把泪,说此画是其身家性命,务求老先生开恩则个。发老心一软,当场画了一张给他……。

 

现在时代变了,收藏界鱼龙混杂。吴冠中就对自己的假画深恶痛疾,往往采取“赶尽杀绝”的态度。从二十年前的《炮打司令部》开始,真是“一个也不宽恕”。每每碰到拍卖图录上有自己的假画出现,他立即严正声明,要求撤拍,很不给“面子”。有一次在北京翰海,油画拍卖到一半,拍卖师刚要启口下一幅,座位上一位中年男子霍的起立:“我代表吴冠中先生本人宣布,此画为伪作!”在场观众一时愣了半晌,尴尬之中,作品竟然还是成交了。几年后碰到他老人家,说起此事,他表示现在管不了这些了,假画越打越多,很无奈。话虽如此,老头还是忍不住要管。2005年12月,又是翰海。上海苏敏罗以253万元,买下一幅署名为吴冠中的《池塘》油画。吴老亲笔鉴定此画为伪作,并在画框玻璃上题写“此画非我所作,系伪作”。但这场官司还是输了。谈起此事,吴冠中直斥荒唐,抱怨“国法管不了行规”。2007年初,老吴又怒批《艺术与财富》杂志。该杂志于2006年第12期刊登9幅署名吴冠中的假油画,其中假画《桃花》在北京嘉宝以330万元的价格拍卖成交……。如今老人物故,他的赝品更如桃花盛开。

 

“假画也是一种档次。”一位不出名的画家曾和我唠叨,言语中有些酸醋。“就象被‘双规’是一种档次一样,不是人人都有的待遇。”他唾沫四射地解释。一个画家有假画出现至少说明他的作品在市场上已经站稳脚跟,江湖地位形成。“你看前一阵子,浙江某三流花鸟画家召集记者发表声明,煞有介事地说什么市场上有他的假冒画册出现。表面上他似乎义愤填膺,在打假,其实我看他心里乐得很呢。这样的谴责声讨其实是一种内心喜滋滋的反向宣传,看了让我感觉那个恶心。”

 

我又想起启功先生童心未泯,晚年去逛琉璃厂,看到店铺挂满他的字,当然不是真迹。老人家却直夸好,说写得比自己强,并笑嘱陪同,注意看看有无反动标语……。

(合作机构)镇江焦山碑刻博物馆 | 书画名家联盟——基于互联网平台的民间艺术团体
工信部备案/许可证号:皖ICP备 15000217号-1